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去与留 我都是《剑网3》的一枚七秀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6-10

  当此浮世,拜金也好,逐名也罢,终归是一种信仰。总好过空空洞洞浑浑噩噩,一辈子过去了,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着。

  游戏也一样,总得给自己一个玩下去的理由。一年半了,从最初满是憧憬的探索,去发现剑三的美,到现在对于游戏细节信手拈来……丧失了那发现美的动力,以至于整日站在洛阳的仓库屋顶,望着不知疲倦来回奔波的人潮,霎时间,意兴阑珊。不知道为何,心里忽而想起了九城魔兽世界停服前的那些个截图。虽然我早已离开WOW近2年,想到那些画面,仍然无法自已的泪流满面。

  无数的亡灵玩家,在停服前,回到提瑞斯法林地,回到丧钟镇,回到那幽暗阴晦的墓室里,回到他们踏上艾泽拉斯征途的起点。脱掉了象征着无尽荣誉的戎装,再次变成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被遗忘者。平静的躺倒在地,安详的等待世界停转……

  他们本是亡灵,已经死过一次。命运让他们怀着曾有的意识,从墓穴中再一次站起,却又让他们回不到曾经活着的世界,和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们,永远天人两隔。他们不得不遗忘自己的过去,因为他们早已被世人所遗忘。被遗忘者们不屈于命运的倔强,便是他们无声的信仰。

  恰如封测停服的那一刻,和那上百名七秀同门一同跪在叶掌门面前,我依然记得那画面,却想不起自己心里是何感想。

  坊前柳树下装着婴孩的木盆依旧无声无响;二十四桥的音律永远是个难题;高姐姐铁手下的琴声欢快中透尽了凄凉;星月阁门口的吴桐吴荆两兄弟还是那副猢狲样,而阁里的萧白烟姐姐却从芊芊少女变成了他二大爷家外甥女的舅姥姥;码头树下的舒小语还在木讷想着她的鸽子;绿杨湾那缕为情所困的芳魂却早已不知身在何方……

  烟花之地,柳绿芳香。遥想当初每到晚饭时间,无数的七秀弟子从四面八方赶来,静坐聆听掌门教诲。为何短短年半,放眼只剩一片荒凉?

  我承认我胸无大志,也没做到矢志不渝。非但没有光大秀坊,还转投它门。每当讨伐赏金任务,路过秀坊,总是策马飞驰而过,不曾有丝毫伫足。

  这大约就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吧?每当看到有七秀朋友,又忍不住要对她们的技术水准评头论足一番。换来的自然是白眼:非我同门,多管闲事!

  我自然无力再去辩驳什么。我不再是我,不再是那个信心十足顶天立地靠着一对长剑就妄想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小七秀。如同老了一般,心性变了弱了,怕了。整天只是木然的穿梭于人群,捡到一个地黄就像过年一样开心。

  恶蛟双钩不再是神器,每每看到有人身负那泛着耀眼光芒的赤炼蓝翼,我忽而哑然,只觉得恶蛟这名钩实剑的东西,大可与包里另外一对暗淡无光的双兵同名,那对双兵,叫做“长恨”。

  七秀只是一个梦。我一直在幻想着,能看到二十四桥边,开满鲜艳欲滴的红药,能听到明月夜里,那一曲动人的清箫。

  他是剑纯,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当藏剑横空出世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才是输出之王的时候,在长安城外的木桩旁,我默默的看着他穿着半套雁虞,打出了让我瞠目结舌的4300DPS。

  他是剑纯,有着非同常人的忍耐。一次又一次的被恶人打倒在地,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拔剑冲过去,直到敌人烦不胜烦的骂声“烂肉”然后扬长而去。他还是一言不发,只冷冷的看着手里的剑发呆。

  他是剑纯,有着超乎寻常的孤傲。在秘境外面当了一天的门神,默默的跑到南屏山,刷了一个又一个通宵的怪,然后把各种材料贱卖到拍卖行。我以为他是在赚钱。直到有一天,他把一大堆价格高昂的百花布、古井泉递给我,说:“帮我做个战意裤子。”我愣神:“这些材料我有的啊,平常副本总能捡到。”他说:“我知道。但那不是我的。”

  他是剑纯,有着至真至诚的忠贞。每当路过华山纯阳宫,他总要跑到于睿仙子面前,一跪就是一炷香。我问他在做什么,他说:拜师。“拜于睿?”“清虚门下。”至此我不再言语。

  我无法做到像朋友那样,做一个近乎疯狂的太虚纯阳。但恍惚间,总会看到自己最初的那个身影。

  每日守着那仅存的一亩三分地,忽而想想,他们走了,还会回来么?忽而又想,我什么时候走呢?

  不过离开前,我一定会到二十四桥边,看一看红药开了没有,再静静听一听,波心荡漾间,是否余韵未歇。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奇幻城娱乐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奇幻城娱乐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